首页 >> 盗墓:从矿山古墓开始 >> 盗墓:从矿山古墓开始最新章节(目录)
大家在看 末世:我选择做一个恶人 完美犯罪 吉祥纹莲花楼 盗墓:我能合成属性 守夜者2:黑暗潜能 心理罪之第七个读者 从万界开始的盗墓之旅 猎魔人 柯南:我夺舍了工藤新一 十四年猎诡人 
盗墓:从矿山古墓开始 小白菜啊 -  盗墓:从矿山古墓开始全文阅读 -  盗墓:从矿山古墓开始txt下载 -  盗墓:从矿山古墓开始最新章节

第004章 他,姓张!【求收藏 求花花 求评价】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用户书架

“副官,这个火车他不能上去的啊,我家中还有妻小,就不奉陪了。”说着八爷就要溜。

“八爷说笑了,整个沙城,谁不知道八爷您玉树临风,孑然一身,哪里冒出来的妻小啊。”

看着八爷脸色,副官像是没看见一样,继续说道。

“八爷还是不要为难我了,佛爷交代,算命的要是敢走出车站半步,一枪毙了。”

“八爷,这佛爷的性格呢?你是知道的,佛爷从来都是说一不二,你可不要叫我为难啊。”

“请把,八爷。”

八爷,狠狠的瞪了一眼副官,随后朝着火车上走了上去。

“有人上来了。”张启文在两人刚踏上火车的瞬间就察觉到了,朝着佛爷说道、

“是副官带着老八过来了。”佛爷顿了一下才开口说道,这个人的听力好生敏锐。

“在看他们背上的图案吗?是不是很眼熟?”张启文走上前,用佛爷手中的匕首。

将尸身后背上的衣服,尽数去除,好让佛爷看的真切。

“看清楚了这一次。”张启文指着尸体后背上的出现的时隐时现的纹路,朝佛爷问道。

“四十五、”

八爷在车厢里接连查看了几个棺椁,发现竟然都写着四十五。

再往前走,便看见两具尸体,上前大量了一番,

不知道看见了什么突然跳开,被紧跟在他身后的副官给拦了下来。

“一边去,这种场面,八爷我见得多了,你该干嘛干嘛去。”

“八爷,请!佛爷和那位可是还在等着您呢。”副官语气之中满是认真,没有和八爷纠结刚刚那一次的‘失误。’

“难怪,就连佛爷对他,都有这几分……早该想到的。”副官心中默默嘀咕着。

“哎,真是的,我都上来了,还能跑了不成?”

说是说,但是面对着副官这张脸,八爷还是朝着前面的车厢走去。

“佛爷,你家副官……你是谁?”八爷刚想着,要和佛爷抱怨他家副官的不近人情。

就看见正站在那里的张启文。

“他是谁,你不用知道。”

“是日本人。”张启文看着那些尸体,语气冷硬。

“哎,我说佛爷,你这大老远的一句话就将我给叫过来,现在是什么情况也不和我说一声,这怎么的?”八爷快走几步,走到佛爷身边。

“啪嗒!”就在他刚刚过去,就听见一声东西掉落在地上的声音。

张启文上前拿了起来,看了看。

“这是实验图纸,难道他们这些日本人都是因为这个实验才死了的?”八爷凑上前去,看了看,说道。

“而且,我在前面的车厢看了看,这些棺材可都是刚刚从土里挖出来的,难道?”

“要真是这个样子的话,那,对于这沙城数十万的百姓来说,可就危险了。”八爷一边翻看着笔记,一边朝着佛爷说。

“不是实验。”张启文的声音,叫原本打算继续朝下走看看的佛爷停了下来。

“什么叫不是实验?”八爷却是直接炸了。

‘这些日本人的死,不值实验造成的,证据就是他们身后。’张启文的声音依旧很冷,可是这一次,八爷直接推开他,戴上手套,检查了尸体才发现,

这些尸体上面,并没有过,痛苦挣扎留下的痕迹。

这种实验,就算是刚开始,也不会一点反应都没有,所以,事情可能真的像他说的,不是实验,啊?

“小心点,别什么都乱动,忘记了?”佛爷看着八爷急匆匆,毛手毛脚的动作,邹眉。

“那就继续往前看看吧,左右前面的车厢是个什么情况,也要调查清楚。”佛爷看都不堪八爷,朝着张启文的说道,并用手势示意。

“八爷,这家伙到底是什么来头啊?”看着张启文已经朝下一节列车走去的时候,他趁机询问佛爷。

“他,姓张!”佛爷看了一眼八爷,淡淡的说了一句,就将目光转到了前方。

提脚跟了上去。

“佛爷等等,不知道佛爷观察过没有,这些棺椁都是出自同一个墓穴,而且这些棺椁的大小,排列,都几乎差不多。”

“至于列车,佛爷应该比我了解,这节车厢,是住宿车厢,而看这些尸体的状态就知道,这些人就是负责押送的,若是我没猜错的话,刚刚那人去的就应该是这节车厢的最后一节。”

:“你是说,里面的情况会不一样,还是,最后一节车厢里面可能葬着主棺椁。”佛爷看着他。

按照老八的这个意思,这些棺椁很有可能就是刚出土不久的陪葬棺,既然如此,那后面是主棺椁的几率就很大。

喜欢盗墓:从矿山古墓开始请大家收藏:(m.9bxs.com)盗墓:从矿山古墓开始九饼中文更新速度全网最快。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存书签
你可能会喜欢 龙王殿萧阳 顶级气运,悄悄修炼千年 网游之仙朝霸业 海贼之苟到大将 当不成赘婿就只好命格成圣 赘婿 岳风柳萱刚刚更新章节 少年 造化之门 重生过去的逍遥人生 萧阳叶云舒龙王殿 全职高手 草茉莉 肥而不腻 朕只是一个演员